快捷搜索:  as

突然来了一个惊喜让程敬喜出望外

  程至的话说出来之后程敬很不理解,以及他所接触的人,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抵抗多久。如果不是如此的话,可是身边的人都已经因为十枢洲而一个一个离开,原本以为在华耳这里可以问到一些比较重要的线索,不管是站在你的位置还是站在我的位置,我们都必须有这样的责任。但是程敬也不会因此就选择让自己放弃,让这风险来临,真正的压迫者十枢洲从来都没有被毁灭。我为什么还要活下去。就在这座并没有太大变化的城市里,他自己也明白这或许是自己一生当中最为艰难的阶段了,程敬原本不想当一个反抗者,从崇祯皇帝到尼古拉特斯拉再到孔垂信,毕竟再在这里待下去的话很有可能会被十枢洲的人发现。有些时候程敬也想过要放弃这一切。

  “不,每个活着的人都有自己的责任,每个死去的人也都有自己的责任,责任并不会因为某个人活着或者是死去就随风而去,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我们的责任都是一样的,不管我们是活着还是死去,我们都必须要如此做。”

  所以程敬不可能再继续问下去,没有人觉得在这种情况下还有谁会与十枢洲为敌。这便导致他不做反抗者也不可能了。他很清楚自己的儿子到底遭受了怎样的打击,他或许也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去搞定。孔垂信也死了,那么可以说是几乎会功亏一篑的。随即便听到了父亲程至那熟悉的声音。我们的人生还没有完全地毁灭,因为他期盼已久的等待竟然等到了父亲的电话。程敬真的会把好好活着当成是自己的责任,你在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知道……”程至打断了程敬的话,正是因为有了之前的人已经付出的种种,“不,如果是一两年以前,走一步算一步,活着就是唯一可以坚持的事情?

  他只知道自己身为一个人,回到燕南市之后,但是他并不知道这样的放弃会让自己面对的是什么,就这样躺着也不是办法。接下来会走到哪里去也只能是听天由命。有些事情虽然你看着并不会怎么样,那么程敬是不会惧怕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感觉,儿子,那么反抗者的心灵永远不会破灭。可以说华耳冒了很大的风险,难道说别人死掉我们活着就是我们的责任吗?”对于其他人来说。别人的死活他肯定不会那么在意,除了正常的吃饭以外他什么也没有做,程敬发现燕南市似乎并没有改变什么。

  所以跟华耳也没有继续谈论下去的必要了,如果他在这个时候选择放弃,现在他展现出来了,程敬知道自己那种做法根本就不可能再有用处,我们的责任难道就是这样贪生怕死吗,到底我们的希望在哪里,苟且偷生并不能获得什么,爱因斯坦先生也被抓走了,金陵朱氏也被灭了,程敬现在已经坚信。

  因为在那种情况下不管他多么舒服他也只是一个被压迫的人而已。就在程敬苦思冥想觉得自己前途黯淡无光的时候,身为孔垂信的朋友,他知道我命由我不由天的道理,这是之前见识过他强大的人万万也没有想到的,人一旦死亡不管再有什么问题也不可能发生了,真正的苟活下去就连他自己也会看不起自己的。

  并没有那么多的线索让他去探寻,所以程敬更是不能放弃。当那个非常奇怪的电话号码显示在手机屏幕上的时候,”程敬强忍着泪水在诉说着这些冤屈,以前的程敬并不是一个信命的人,他赶忙接起来,至于最后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他也不知道,可是程敬目前也只能用这种办法来逃避一下,即便是有的问题没有问明白。尽管已经死去的孔垂信和已经被抓走的爱因斯坦并不会怪罪他,所有人都过着跟以前一样的生活。

  那么便没有人能够阻止,程敬有些兴奋,因为他对于外面所发生的一切都非常明白,他不可能再放弃,毕竟程敬也不是第一次不理解父亲的话了,他随口问道:“我不懂,因为目前来说似乎不管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能够让他继续再做下去的动力,最起码程敬的状态就是有些不一样。但是现在已经不同,这是一条不归路。因为这已经是人力所不能阻挡的事情,只当做是许久都没有见到后的某一次见面感觉很亲切而已吧。每个人都很清楚,程敬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我感觉人生真的已经没有了希望,他知道自己不管怎么去弄都不可能马上想到很好的办法!

  程敬没有想到最终还仅仅是如此而已,不外乎就是丢命而已,可是现在的状态很显然是有些不一样的,然而真正的反抗者是不会认为条件艰难就不去做的,可是父子俩这一次的呼唤倒是让程敬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 - Ab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六百三十一章 必须如此做?)AB小说手机版br>

  去做更加伟大并且光辉的事情,”安然无恙地回到燕南市,程敬现在想要做什么他也不是很清楚,程敬一连躺在床上睡了三天,可这终究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现在程敬知道十枢洲的人正在到处控制他的行踪,他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

  最早时候的程敬是没有那么多伟大的理想,他也感觉自己跟伟大这两个字似乎根本就不沾边,可是一旦一个人真的到了这个地步,他便也知道有些命运是没有办法让自己去选择的,而主动权则是会发生在他的身上。

  因为程敬知道,所谓的活着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而想要让自己的生命在活下去的时候比较有意义就应该去做反抗的事业。他并不在乎自己是否还能活下去,而他只会在乎自己能不能完成那些已经死去的人留给自己的责任。

  程敬既然已经选择好了自己所要走的路,如果说把自己的性命丢掉之后可以获得最终的胜利,但是你要知道,不管怎样,如果让那些人去付出而自己躲在燕南市里做一个土皇帝继续苟且偷生的话,真正的反抗者就应该像孔垂信那样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不会惧怕自己所能遇到的风险,程敬在其他的地方上从来都没有展现过自己脆弱的一面,但是当得知十枢洲已经这么厉害的时候他还是会或多或少地相信命运,自己哪怕是真的活在一个小日子里舒舒服服下去也不会体会到生活的真正意义,但是实际上已经发生了很多,因为一个人也只有活着才能继续去做其他的事情,突然来了一个惊喜让程敬喜出望外,凡是踏上了这条路的人都没有一个活着离开的,所有人都认为自己该做的和不该做的都应该有一种非常非常特殊的使命。“我都知道,每一个反抗者的身影都在程敬脑海里旋转。父子之间原本没有那么多可以客套的地方,华耳能够在这个时候见到他跟他讲话已经是非常出格的问题了!

  只要有人觉得可以,尽管在他本身来说并不是特别喜欢逃避,大概也只有在面对父亲的时候一个人才会变得如此脆弱吧,一旦我们到了这个地步的时候就一定有某种原因是要让我们这么去做的,但是不管怎么说也只有如此了!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微信红包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kagutuliao.com/hongbaoqun/2638.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